服务热线: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最新登录首页

关于“中植系”风险 各方最新发声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23/08/24

  关于“中植系”风险 各方最新发声

  中融信托旗下产品停止兑付的风波仍在延续,但近日多家机构表示,信托行业风险可控,违规产品清退也基本进入尾声,引发系统性风险的概率较小。

  8月21日,标普全球评级表示,中融信托发行的多款信托产品在到期时出现逾期兑付,市场担忧其影响可能波及更广泛的金融领域。不过,近期的事件属于监管机构清理整顿信托行业的遗留问题。“出现压力的信托产品仅代表整个金融体系的一小部分资产,其向更广泛银行业传染的风险有限。”

  中植集团深陷兑付危机“漩涡”,也让与之相关的金融机构压力不小。日前,横琴人寿就与中植集团的股权关系、关联交易等有关情况进行了说明。横琴人寿向记者证实了这份说明的真实性。

  横琴人寿在说明中表示,今年5月中植集团持有的横琴人寿股权被部分冻结,中植集团早在2022年5月23日基于自身经营考虑拟出让其持有的横琴人寿全部股权。横琴人寿正在推进增资引战工作,积极协助股东寻找投资者以推进股权转让,以尽早完成公司股权优化工作。目前,公司各方面经营管理工作平稳有序。

  标普:信托风险可控,违规产品清退进入尾声

  中融信托旗下产品停止兑付的风波仍在延续,但近日多家机构表示,信托行业风险可控,违规产品清退也基本进入尾声,引发系统性风险的概率较小。

  8月21日,标普全球评级表示,中融信托发行的多款信托产品在到期时出现逾期兑付,市场担忧其影响可能波及更广泛的金融领域。不过,近期的事件属于监管机构清理整顿信托行业的遗留问题。“出现压力的信托产品仅代表整个金融体系的一小部分资产,其向更广泛银行业传染的风险有限。”

  标普全球评级认为,2018年推出的资管新规定义了资产管理公司允许发行的产品类型。这使得行业远离了某些高风险操作和产品。资管新规还规定了资产管理公司不能保证收益,投资者须承担投资失败造成的损失。只是信托公司清理高风险产品的速度往往较慢,或是因获得了一定宽限期来退出某些产品类别,因此信托公司后续大概率仍将面临向客户偿付融资类信托产品的压力。

  不过,从中长期来看,据标普全球评级统计,截至2023年一季度,信托行业的房地产风险敞口已从2019年高峰期的2.9万亿元人民币(管理资产规模的13%)降至1.1万亿元(管理资产规模的5%)。标普全球评级表示,虽然房地产市场长期低迷或引发部分风险产品出现更多违约,但整体风险可控。

  “我们所见的是信托行业清退违规产品的尾声。”标普全球评级信用分析师钟怡然表示,近期的信托风险事件或许能提醒信托行业加速退出高风险产品,并提醒投资者风险自担。

  事实上,除了标普全球评级,多家机构也持有类似观点——信托行业整体风险可控。

  近日,国泰君安证券发布研报称,从长期跟踪的信息和数据来看,信托当前并不存在行业性兑付危机,兑付压力仅为个案。太平洋证券也表示,近期信托风险主要暴露的是个别信托产品的流动性风险,整体上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较低。

  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投向房地产行业的信托占比自2019年中高点至今不断下降,风险已在不断出清。截至2023年一季度末,投向房地产的资金信托规模为1.13万亿元,同比下降28.21%,占比为7.38%,相比于2019年二季度末下降8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信托行业业绩表现逐步提升。截至2023年一季度末,信托资产规模余额为21.22万亿元,同比增加5.23%;行业累计实现经营收入279.81亿元,基本回到2021年前的水平,同比上升36.39%;实现利润总额217.01亿元,同比上升75.23%。

  从公开资料可见,今年以来信托行业的风险化解正加速进行中。

  比如,7月19日,四川信托官网披露的最新工作进展表明,四川信托风险处置工作取得关键进展。相关中介机构已完成专项尽调和评估,更新盘实了资产底数。目前,风险处置方案已形成并按程序报送。下一步,监管工作组将进一步支持具有实力的国有企业依法参与风险处置相关工作。

  5月12日,建元信托(原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根据上海维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维安公司”)与有转让意愿的自然人投资者签署的《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维安公司须于2023年5月15日前支付第一笔转让款。现公司收到维安公司来函,确认已启动转让款支付流程。

  “目前公司第一大任务是化解风险,风险化解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底层资产质押物相对优质的项目,寻找AMC机构进行处置;二是借助信保基金进行市场化风险处置;三是推动风险项目易主来实现债务实质风险的转移。”沪上一位信托人士透露。

  中植集团部分持有股份被冻结

  2016年12月,横琴人寿作为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首家全国性法人寿险企业,成立于广东省珠海市,注册资本20亿元,由珠海铧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铧创”)、亨通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珍珠红商贸有限公司(曾用名广东明珠集团深圳投资有限公司)、苏州环亚实业有限公司和中植集团共同持股设立。当时,五家股东各自持股20%,股权结构均衡,无实际控制人。

  2022年6月,横琴人寿完成了增资,增加注册资本3.845亿元。全部由珠海铧创认缴出资。横琴人寿股权调整为,珠海铧创持股32.9%,包括中植集团等其他四家股东持股变动为16.775%。

  中植集团控股或参股了六家持牌金融机构,其中战略参股中融信托、中融基金、横琴人寿、恒邦财险,控股中融汇信期货和中润金服。在股权关系上,目前中植集团持有横琴人寿16.775%股权,对应注册资金的认缴额为40000万元。

  图片来源:横琴人寿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季度报告

  根据横琴人寿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季度报告显示,中植集团的0.95亿元股份被冻结。

  中植集团持有部分股权被冻结,会否导致股权转让出现困难?业内人士则称,在部分股权被冻结的情况下,转让股权会出现难度增加的情况。

  横琴人寿表示,在成立之初及公司增资完成后,中植集团对该公司均为财务性股权投资,不具有控制或共同控制影响。横琴人寿有明确的分层授权和权责机制,中植集团不存在干预公司正常经营管理的情况。

  “根据公司章程约定,公司经营管理层成员均为市场化选聘,包括中植集团在内的五家股东均不向公司提名高管,也不干预公司人事、财务、资金运用等关键岗位的人员任免与考核。公司所有股东均按照公司治理程序规范行使股东权利履行股东义务,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不存在违规干预公司决策、破坏公司治理机制和任何不当利益输送等情况。”横琴人寿表示。

  横琴人寿称,公司已严格遵照监管规定,做好股权管理,持续与股东保持密切沟通,及时关注事态进展。公司股东的部分股权被冻结,不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持续经营能力产生影响。目前,公司各方面经营管理工作平稳有序。

  与中植集团目前无存量关联交易

  而横琴人寿跟中植集团是否有关联交易?这份说明也做了详细阐释。

  横琴人寿表示,自成立以来,该公司曾经基于市场化原则投资过4只由中融信托管理的信托产品(底层资产与中植集团及/或其关联方无关),累计投资金额合计7.9亿元。

  横琴人寿指出,这些项目均于2021年底之前到期结束并按时收回全部本金和利息。这些项目均已按照有关监管规定,履行关联交易相关审批、报告和信息披露等程序。目前,该公司与中植集团及其关联方无任何存量关联交易。

  横琴人寿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横琴人寿上半年累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58.06亿元,净利润-1.35亿元。综合投资收益率为1.55%。而去年横琴人寿亏损1.79亿元。

  数据来源:大公国际资信关于横琴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主体与相关债项2023年度跟踪评级报告

  今年二季度末,横琴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111.74%,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43.98%。公司分析偿付能力变化时表示,受到宏观环境影响,公司持有的以公允价值计量的资产市值下跌,实际资本较上季度有所减少。

  联合资信评估公司在跟踪评级报告中表示,未来依然需要关注公司盈利能力变化情况。

  大公国际资信在评级报告中表示,在当前资本市场持续波动情势下,需持续关注公司投资资产质量以及风险处置情况。

  图片来源:横琴人寿2023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持有恒邦财险股权被质押或冻结

  中植集团在保险行业的布局除了横琴人寿,还有恒邦财险。

  恒邦财险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中植集团持有恒邦财险16.81%的股权。其中,中植集团持有全部股权被质押或冻结。

  图片来源:恒邦财险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天眼查显示,中植集团持有恒邦财险的股权质押给了中融国际信托。

  图片来源:天眼查

  恒邦财险国有法人股占比达到77.56%,社会法人股只有22.44%。

  截至今年6月末,恒邦财险实现原保费收入8.43亿元,同比下降10.2%。2023年二季度全险种综合赔付率为81.92%,较去年同期上升2.62%,全险种历年赔付率为57.07%。但在利润端成功扭亏,实现利润170.53万元,而去年同期为亏损1105.5万元。

  尽管中植系最近波澜不断,总体来看,目前其对这两家保险公司的影响有限。

  目前中植集团在出手核心的金融资产。业内人士表示,未来如果中植集团对这两家保险公司的股权进行处置,国资有很大的可能会进行接盘。

  横琴人寿与恒邦财险的第一大股东分别为华发集团下属子公司珠海铧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江西省金融控股集团,都是国有背景。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 售前咨询
  • 售后服务